News center

专访中国工程院院士、深圳大学智慧城市研究院院长郭仁忠

作者:威尼斯赌场  来源:澳门威尼斯赌场  发布日期:2019-05-01 04:21  浏览次数:

  以“地理智慧 升维赋能”为主题的2018 GIS 软件技术大会(简称GTC 2018)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揭幕。

  会议期间中国智慧城市网记者专访智慧城市建设专家,中国工程院院士、深圳大学智慧城市研究院院长郭仁忠先生。

  记者:目前在智慧城市地理信息这块,我们实际落地方面有一些差距,造成这个差距的原因是什么?是我们的技术无法达到,还是应用方面,推广有问题?

  郭院士:您问这个问题,实际上也不是地理信息里面特有的问题,实际上在目前我们国家的科学研究领域,我个人认为是一个带有共性的问题,就是科学研究。我现在讲地理信息技术它属于一种应用技术,它不是纯理论学科,比如说数学、化学那些、物理,那是纯理论学科。在我们国家属于技术、科技,就是技术领域,理论和方法的研究,到最后形成生产力之间,确实是存在一些脱节的现象,这个脱节是两个方面的问题,一个就是从事理论研究的这些部门,比如像研究部门,像大学,他们对研究人员考核的指标,往往追求的是比如说能不能发表论文,能够有专利,往往这个是他的一个终端产品,但是这些终端产品离实际应用还有相当一段距离。

  比如像我们地理信息,有些非常好的概念,地理信息的发展就是40多年时间,50年,这么一个概念。我们在研究领域,应该说在至少十年之前,我们提出来新一代地理信息系统,也提出高性能地理信息系统,纯空间地理信息系统,其他行业很多的理念,这些理念都非常先进,应该说国家也给予了相关的研发支持。

  但是最后没有落地,没有真正形成最终的生产力,形成成果。我觉得这是跟目前对科研院校的科研考核的机制,追求的目标,跟最后形成之间有点脱节了。后来国家在科研里面也强调了产学研一体化,从理论到市场要一条龙下来。但是这个模式讲起来又稍微有一点点操之过急,一个研发计划大概就是5年时间,从理论到最后的实际应用,实际上5年是不够的,最后的应用肯定不是真正的能够可管的应用,而是纯粹的是点上的,局部的,经过大量的定制化的应用,这种技术往往生命力是不够的,这是一种。

  另外从企业界他们一般的中小微公司,他们也有一些研发,但是他们的研发能力相对比较弱,因为他们没有能力去花太多的资源投入到相对比较前沿和基础的,他们往往是主要解决眼前的问题,这样技术的前瞻性、引领性,可能就不够,这个链条显得不够完整。现在大家考虑这个链条,这个链条还不够成熟。

  当然也有一些领域,在GIS领域还是很成功的,我们有些大的集团,大的高科技公司,比如说作报告的阿里这样的公司,像我们的华为、中兴,他们已经完成了原始积累,他们现在有非常好的资源,非常强大的团队和资源投入做研发,他们的研发就有非常好的成果。他们从需求端提出问题,从理论端找出路径和方法,结合得比较好。所以国家提出来企业是创新的主体,也是这么一个概念。

  但是因为大企业从小企业来的,从我个人的理解,中小企业的研发投入,有些中小企业也是非常好的,特别好的有一些社会投资可以进来,比如说特别好的某一种技术,有一些社会投资进来,但是这个毕竟是少数,全国大概就几百个,但是全国真正的企业可能上百万家,甚至更多。这块应该说来是有一些体制机制上,有些环节没有完全打通,没有形成良好的生态,还是有一点点关系。

  记者:您觉得这些技术的快速发展,地理信息在智慧城市应用方面有哪些关键领域的突破?

  郭院士:最重要的是什么?现在的手段,第一使得地理信息数据获取的效率大幅度的提升,成本也大幅度下降,时间也大幅度的缩短,数据的完备性也进一步提升。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,我今天上午作报告讲的,我们做智慧城市,对城市相当于进行可视化三维的重建,如果十年前的话,现在的效率是十年前的10倍都不止,第一技术成熟了,第二接受的能力更成熟了,第三,有些新的传感技术也研究出来了。所以过去很多的事情不敢想,或者想做做不到。地理信息是从测绘演变过来的,测绘代表了行业的两个特点,一个是测量,人工到实地去测量,就把它描绘成地图,地图就是测绘的终结产品,提供使用。

  一个是从模式上讲,就是用途,它和测绘之间是相互分离的,因为测绘的成本很高,周期很高,所以我们测一个图希望尽可能满足很多人的需要,因为很难,希望用途更广泛一点,希望提高它的普世性,它的针对性和实用性就有下降了。这些问题随着信息技术,计算机技术和通讯技术,它的技术能力、存储能力、通讯能力、传输能力,这些能力提升以后,以前想做的事做不了,现在完全改变了。

  当然还有技术能力的增加了,存储能力增加了以后,也增加了我们一个共享能力。比如说我测量一个成果,测定一个地图,最起码我还要用光盘拷给你,现在网络上在线共享,共享能力也大幅度的提升了。所以普及信息的可重复,可服用性,相当于回报效率也大幅度的提高了,所以带来整个行业的技术变革、模式变革,应该是整体的一个生态变革。我是这样理解的。

  记者:郭院士请您谈谈我国智慧城市当前发展的趋势,建设过程中存在哪些问题?需要如何改进和避免?

  郭院士:关于智慧城市的现状存在的问题,对策,我谈谈我的感受,首先我们要确定一个共识,智慧城市这条路是非走不可的,因为城市发展面临的瓶颈,第一,城市规模越来越大,这不仅是大城市机会多,人家大学毕业生要发展,希望到大城市,大城市机会越多。我在小城市,在一个公司,如果说下岗了,我再找一个工作找不着,我可能就要搬家,搬到另外一个城市去。大城市没问题,我在这个公司不行了,我不要搬家,我可能过两天在同样一个城市也能重新就业。所以大城市首先它的机会多,尤其是像事业家庭问题,比如一家两口,男的如果说他下岗了,他不要搬家能找到岗位,如果说男的下岗了要换一个城市找工作,那么他的太太也要换一个城市找工作,所以就很麻烦。所以城市的规模扩大,大家都愿意往城市走,大城市这样的趋势越来越大,这个趋势目前看来是停不下来的。比如说大湾区,15年的时候是3500万人了,现在已经到了3800万人了,东京、日本人口整个并不明显,他是从小城市到大城市,是特殊的城镇化的模式。首先城市化这个趋势,城市规模越来越大这个趋势,第一是机会的问题,第二是效率的问题,从总体来讲,大城市按人均,按单位土地面积,它产生的效益要远高于小城市,因为同等资源投入的情况下,我可以承担更多的人口,我可以产生更多的GDP,产生更多的效益,肯定国家也是愿意这样干的。

  但是城市规模大了以后,他又出现很多的问题,比如说交通拥堵、环境恶化、安全问题,也有科学家研究,大城市人与人之间相对来讲,他的交往、交互,他要跟小城市比,人与人之间的热情程度要差一点,我跟你都不认识,什么原因呢?比如说我在一个小城市,我到大街上走路的时候,我有比较大的概率我认识熟人,我有比较大的概率被熟人看到。这个就有什么好处呢?如果我有什么困难,就可能会有熟人帮我,如果别人有什么困难也可以帮他。

  还有一个,我本身因为一个大概率事件,被熟人碰到,所以我的行为举止,就有一个社会压缩,社会约束。小城市大家可能认为人情味相对来讲要好一点。大城市相对来讲存在这么一些问题,为什么大城市管理和治理难问题那么多,尤其小城市不具备呢?它跟很多因素有关系。用传统的方法,我们治理城市传统的方法,实际上已经比较难解决这个大城市的问题了。怎么办呢?现在用信息通讯技术,这样就有可能能够比较好的解决。我说一个问题,城市问题是什么原因呢?是城市这个系统太复杂,太庞大,我们现在还引用传统的手段和方法来管理它,已经力不从心了。现在用ICT,就是互联网信息通讯、新技术,用人工智能这些新技术来进行管理,帮助我们国内治理,所以智慧城市是一个我个人理解,是一个不得不走的道路。

  但是其实应用计算机技术两管理,来治理,这个不是一个新课题,早就有了,可以说我们国家的城市至少三分之一以上,就是在90年代初,80年代,那个时候,已经开始在尝试了,但是都是一些部门,现在逐步逐步的发展,发展到现在这个情况,它完全的城市管理、治理根本的转型,它的技术路线、技术方案、工程路径,其实也应该是不一样的。

  比如说以前我们做规划、做环保,我提出操作性的问题,我们手机上有很多的APP,但是操作系统就一个,所以APP是共享手机的资源,我们也是这样,体现一个以城市整体为市郊,从城市系统观点的视角,在统一的基础上有一个统一的管理平台,在这个基础上能够提供各方面的智能化的应用服务,所以它的模式、技术、方法是不一样的。

  国内首先大家很重视,认识也很到位,大家都在抓,但是总体上我有一个初步的感觉,认识是很到位了,但是这里要做点什么呢?还是沿用了一些传统的管理手段和方法来做。我在网上看过很多城市发布的智慧城市的规划、智慧城市的行动计划,我看了一下,比如说公安局负责智慧公安,旅游局负责智慧旅游,交通局负责智慧交通,都是这样的。实际上智慧公安也好,智慧交通也好,智慧旅游也好,首先它都是我们讲以人为本,不是套话,现在都是为人服务的,他们很多东西都是相通的,是共同的。你相当于我们盖一个大房子,我们下面有群楼,有塔楼,一号塔楼你盖,二号塔楼你盖,下面群楼你没搞清楚,总体规划没做好,现在几乎所有的城市,所有的顶层设计,都停留在纸面上,就是文字上的东西,就是要到施工图上,就是把具体的施工方案拿出来,把接口要接好,把标准规划做好,你把数据的关系理清楚。我说一个观点,智慧城市要建一个统一的数据中心,要有一个统一的大数据平台,所以我今天提了操作系统,一个操作系统就把计算机系统所有的资源都管起来了,一个群楼盖好了再盖塔楼,现在往往群楼没盖好就盖塔楼。

  我在一个会上我说了我的观点,我说我们讲智慧,可以讲很多的智慧,什么智慧交通、智慧旅游、智慧税务、智慧公安、智慧环保,无穷的智慧工程,这样分头来做,做完了以后,我说要重复昨天的故事,就是大家分头做,做完了以后又重复建设,又不信息共享,又信息孤岛,技术是进步了,大家问题,过去信息化的问题,信息孤岛、不能互联互通,不能共享,问题并没有解决,无论对将来的更新迭代,对提高效率,对更好的方便老百姓的应用,更好的惠民,肯定还是有问题的。

  从这个角度讲,总体来看,智慧城市它是一个过程,领导认识很到位,但是还是要尊重智慧城市建设信息化工程建设基本的规律,要能够分布式,一步一步往前走,要先打好基础。当然这是一个问题,我觉得是要做的。

  第二个问题,当然是标准规范,这是不用怀疑的,大家都在考虑这个问题。因为标准规范是在工程技术过程中逐步形成标准规范的,很难说什么都没做,哪来规范和标准?

  现在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问题,就是数据共享问题和网络安全问题,因为智慧城市建设,所有的专家都提出来了,要消除信息孤岛和系统的烟囱,要共享、万物互联,信息共享,本质上信息共享还缺少法律的支撑。比如说一个政府部门我的哪些信息是可以共享的,哪些信息是可以拿出来的,法律没有说清楚,就有可能会他不敢拿出来共享,他不是不可能拿出共享,是不敢拿出来共享。

  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,你到擅长买一把菜刀,你回去切菜做饭没问题,如果你拿去砍人,公安机关就追究砍人的责任,但是他绝不会追究卖菜刀人的责任。但是现在数据这个情况还不一样,如果谁把数据提供出来以后,比如说我们做智慧城市,电话公司三大运营商,他的手机信号非常有用,但是三大运营商他不敢提供给你,他怕泄露个人隐私,他没有法律依据,不知道该给到哪一步,就是把你的姓名隐掉,电话号码隐掉也没有用,现在大数据挖掘,人工智能,隐掉以后也能找到这个信号大概是谁的,因为你的轨迹都是每天这样,他能找出来是谁,能挖掘出来。所以他就不敢把数据拿出来,怕有人干坏事,完了他就会追究提供数据的人,数据是谁提供的。所以说要有法律做支撑,提供数据的人,只要法律允许提供了以后,即使有人拿这个数据,比如说三大运营商,我拿了数据,我追踪某一个人我杀害他了,跟人家提供数据的人是没有关系的,因为这个东西是数据的使用合规合法性问题,数据公开共享也有一个合规合法性,数据使用也有一个合规合法性,这是一个问题。

  第二个问题,数据本身还有一个权属不清的问题,数据有两种,一种是我主动采集的数据,主动采集合法不合法,你能不能有权力采集?比如测绘,不是随便人想测就可以测的,这是国家有规定,有资质做可以。还有一个是自动沉淀的数据,比如说我们微信,腾讯手上都有,这个数据不是腾讯的数据,是我们用了腾讯的微信这个系统,它自动沉淀的数据,这个数据是谁的?我们打电话,三大运营商也有数据,有我们短信的数据,我们打电话的数据,阿里平台里面也有我们购物的数据,这个数据不是阿里采集的数据,是在他的运营过程中用户具体使用以后自动沉淀的数据,这个数据是谁的?它的权属不清楚。谁有使用权,谁有所有权,这个要法律来规定,这个我不认为微信数据就是腾讯的,电商数据就是淘宝阿里的,究竟是谁的?谁也说不清楚,就要立法。这是我们智慧城市建设,总书记讲的智慧中国要解决的问题。所以这个里面有一些法律法规体系的建设跟不上。

  还有安全问题,现在进入了互联网时代,很多专家都讲隐私问题是很大的问题。隐私问题不是互联网时代才有隐私问题,隐私问题是早就有隐私问题,任何时候都有隐私问题,私人侦探就是打听别人隐私的,跟踪别人。只不过是现在有了互联网的环境下,一旦别人获得你的隐私以后,它在网上传播速度特别批,它的伤害也特别大,杀伤力更大。这个问题有人觉得技术要研究,我个人理解光靠技术是不能解决问题的,技术和法律都重要。

  最近网上都有说共享汽车,那个女孩子被杀的那个事,这是安全问题,这也和互联网有关,也是安全问题,你没有互联网,不是网约车也有女孩子遭到伤害,所以这不是一个新问题,是老问题,只不过进入互联网时代以后,它形式不一样了,有时候杀伤力又不一样了,效果也不一样。哪里发生一个杀人事件,我怀疑可能每天都会有几宗,但是为什么网约车一下就传得那么厉害,就是因为现在信息传播渠道太快了。我们是可以通过技术手段,来解决一些安全问题,但是不可能完全解决。

  比如说现在网络要有防火墙,就是我的网你不能随便进入,我有密码加密,你不能随便进到我的网络里面来。大家知道防火墙就是加密技术,就像我们门上的锁一样,你有造锁的就有开锁的,像开锁的那些人,什么时候他都能打得开,网络也是这个道理,防火墙,至少目前没有攻不破的防火墙,有加密网络防火墙技术,其实还有黑客技术,黑客就是攻击我们的网络的,因为他的技术几乎是通的,就是你研究加密技术的人,同样也可以研究解密技术,他很熟嘛。可能一个大学教授带两个学生,一个负责搞加密,一个负责搞解密,这个问题它是不可能完全解决的。这个事情你有技术也不能干坏事,这就要法律来,所以法律的体系是很重要的,这也是很重要的。

  我们在地理空间,治理模式、治理制度,相关的法律法规,这么多年来相对比较成熟了,一下子网络空间才刚刚冒出来,所以有些东西,我们治理模式、治理方法,还来不及完善,但是现在比较急,因为它发展太快了,所以有点像我讲的叫成长性骨痛,小孩子长得太快了骨头会疼,现在就有这么一个成长性骨痛,这是一个发展中的问题,也不奇怪,但是应该引起重视,应该想办法解决,大概是这么一个认识。

  郭院士:最大的推力,智慧城市在地理信息的应用,我认为是需求系统,就是需求牵引。因为建了智慧城市以后,我们想做很多的事情,新的地理信息有些东西要做得,有时候我们的用户他的需求很韧性,他本来没想到,相当于本来我上不到二楼无所谓,我上到二楼想往三楼去,上到三楼想去四楼,就是技术和需求之间相互促成的。从现在来看,主要是ICT互联网的技术,使得我们城市管理治理手段发生变化,我们在地理空间做的事情,我们现在想不要在地理空间做了,我们就在网络空间来做,在城市本来就是空间,我们就发现,我们用地理信息技术来做就很好。

  现在有很多的领导,要看一个工程都要到现场来看,其实效果还不一定很好。我们有什么办法?比如用一个无人机到空中飞一下,它飞的过程中视频传到我会议室的屏幕上去,比我到现场看还清楚,你现场在地面看,你看不全。比如说发生一个大的事故,比如说像交通拥堵,大的事故,你人到现场看到的是很局部的,有些情况下为了看清楚,领导要爬到很高的楼顶看是什么情况。现在地理信息技术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,我可以用无人机从空中拍下来,看得更清楚,它会改变我们传统的管理模式,总的来讲还是需求和技术互相促进,就是新的技术刺激新的需求,新的需求又会促生新的技术,应该是个正反馈的一个过程。

  郭院士:我想这样说,有非常成功的应用案例,比如说上午阿里介绍的一些案例,下午华为还会介绍一些案例,包括像中兴腾讯、平安集团,包括我们很多的央企,他们都做了非常好的案例。但是我总体一个感觉,他们都是建了很好的塔楼,就是刚才我说的那个观点,非常好。就是你注意看,上午阿里讲的那个东西都是非常好的。但是实际上对于一个城市来讲,这种应用是无极限的,只有你想不到,没有做不到的。就像我们手机,你们买华为手机,里面有一个应用市场,那个里面五花八门的APP都有,你一个人都想不清楚。但是一个APP就是一个应用,它有什么好处?它是集在一个手机上,基础是一样的。

  现在有很多非常好的应用案例,但是往往都是从某一个点,某一个业务出发来做的,做得非常漂亮,非常精致。但是从一个城市整体去规划、设计,然后再分布施工,这个过程是比较长,也比较慢。我说这个事情还不太能急功近利。比如说阿里讲的很多的案例都是搞交通的,他是服务于当时杭州开什么会,是一个国际会议,当时交通问题要解决,后来杭州求到阿里,阿里做了非常成功的案例,应该是世界领先水平的城市大脑、交通大脑的案例,它就是交通大脑,它不适合城市规划,也不适合旅游,旅游要做旅游大脑,但是交通大脑和旅游大脑里面很多的东西是通的。所以我觉得把群楼做的案例很好的不多,大家塔楼做的很好的很多。

  我认为我们国家的智慧城市目前水平已经是很高的,但是不可能走到国外去,包括国外的企业,一些城市,刚刚在深圳开了一个国际城市博览会,很多的城市一起,好多国家城市的领导,包括副市长,他们也讲了他们怎么做的,总体来讲我感觉我们国家考虑问题更全面,更系统,更成体系,他们往往就是一两个应用案例,比如说一个路灯、盲人自动导航,而我们现在缺什么?因为我们政府要做的事太多了,所以他要考虑统筹,总体来讲,我有一个判断,我有一个观点,我们需求比较旺盛,因为我们城镇化过程中,我们体制制度有优势,我们政府要做事情,协调能力还是要强一点。

  另外我们城市化进程当中,城市还是在不断的发展,在这个过程当中,我们把智慧城市理念进去以后,我们会少走弯路。比如说它的所有下水道、路段都建好了,再改造成本也很高。今天上午阿里讲得非常好,他是马来西亚没有改造人家的所有的硬件设施,完全用软件做了一个提升升级,这是非常好的。

  在我们国家就有一个好处,因为有些东西我还没抓,还在建设过程中,我可以装一些智能化的路灯,老的装好了,不可能再拆掉,因为成本很高。所以我们国家做智慧城市,确实有我们多方面的优势,其中一个优势就是合法优势。

  郭院士:也不能批评这些企业都是一个一个点,这些企业他们都有很好的思想,但是大部分城市往往都需要他们,你给我解决什么问题。我现在交通很拥挤,你给我解决交通问题,我出了安全事故,你给我解决安全问题。从企业来讲,你要我解决什么问题,我给你解决什么问题,是这样一个情况。但是将来要做这个事情,还是要政府主导,确实要有个规划,要有分布实施的概念。不是批评企业,不是这个概念,是因为目前的情况,他们这种模式,是由于他们响应政府的请求去解决他们的具体问题,而这些问题都是一个一个的问题。接下来你要我干什么,你购买服务,我就给你干什么。但是你自己规划,应该是政府的事。所以从政府层面来讲,不是企业,比如阿里,你企业做,他肯定能做得很好。比如说把杭州整体规划一下,把基础设施布好,他肯定不能做好,他不是没有问题。目前是这样一个情况,总体的模式,是响应政府的需求,解决一些点上的问题,最后的结果就是他们一些非常好的成功的案例,是这样一个情况。所以这个表达可能是这样表达,就是我的观点里面,政府的这种整体的顶层设计,按照信息化的套路来做好分布实施,总体规划,这块我觉得做得不够,不是企业做得不够,这是不能埋怨企业,企业他们水平很高,你让他做。

 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问题,他不好啊,我不能把杭州市,可能是千亿级的大工程交给一个公司去做,可能也很难,这个很复杂。我们地理空间建成也不是一个公司建起来的,网络空间我们建智慧城市,确实是不可能由一个公司来做。我们地理空间每个城市有一个规划局,网络空间还没有规划局,个别城市已经开始有了,目前的技术力量还不一定很好,但是在网络空间这方面,好像还没有到那一步。你们不能批评企业,这跟企业毫无关系,他们的能力、技术都有,他们也想这样做。像华为、阿里、平安那些大公司,你说这个城市包给你,他肯定非常愿意。但是现在很多的体制机制各方面的原因,可能做不到这一步,一般就是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,我肯定做得很好。这个事情挺复杂的,很多因素,大概是这么一个情况。

  记者:在咱们新一代智慧城市的发展前景中,有哪些行业、技术带来了一些新的发展机会?

  郭院士:共享骑着、共享单车、美团、大众点评、货拉拉,全是基于地理信息的服务,否则根本没有办法。新的平台模式,共享的,因为你服务,肯定要服务到上门,服务到位,所谓到位,一个是服务质量的问题,还有一个是地理位置的问题,它都是基于地理信息的。一旦进入网络以后,太多的东西,像顺风,他没有地理信息就根本没法做,他不知道货往哪里送。它把一个世界搬到计算机里面去了,以前都是人做的,现在计算机帮你定位,帮你优化和简化,来提高效率。

威尼斯赌场
上一篇:北京城市副中心行政办公区宋梁路(北运河-通燕高速)智慧交通建设供电接入工程施工招标公告 下一篇:保圣太阳镜6140241要多少钱